当前位置:主页 > 主要新闻 >医疗服务削减 美非法移民病患陷困境 >

医疗服务削减 美非法移民病患陷困境

  

【2月6日讯】亚特兰大市的比尼特‧考尔(Bineet Kaur)患有严重的肾衰竭,她在进格雷迪纪念医院(Grady Memorial Hospital )接受透析(洗肾)治疗之前几乎无法行走。但去年9月她收到一封信,说这家医院的透析治疗诊所已经关闭,这无疑使她陷入了另一个绝境。

《美联社》和《亚特兰大宪法报》3日报导,肾脏透析治疗通常一年的费用为4万至5万美元,格雷迪医院只是众多考虑削减服务来节省开支的公立医院之一。很多贫困的透析病人,包括考尔,都是非法移民,因此这些给他们提供治疗的医院无法获得联邦补助资金。

去年10月诊所关闭后,考尔及其他的诊所患者接受了由格雷迪提供资金的私人诊所透析治疗,但医院很难为他们找到新的治疗机构,他们甚至愿意为这些非法移民提供返回祖国的机票。

进入格雷迪医院急诊室的新患者,将只能在性命攸关的情况下,才能为他们提供透析治疗,而且他们将被告知必须到其它地方接受常规治疗。

公立医院通常是非法移民和没有医疗保险人士的首要选择,因为他们会为任何人提供治疗。但很多公立医院有着严重的资金短缺,一些已取消了透析治疗来控制开支。格雷迪医院的官员说,他们每年亏损200万至400万美元。

迈阿密-戴德县(Miami-Dade County)的杰克逊卫生系统(Jackson Health System)公立医院已在12月31日停止支付175名门诊患者的透析治疗费用。1个月后,40名患者,其中半数为非法移民,仍在寻找替代的医院。医院说通过取消这一开支,他们一年可节省400万美元。

拉斯维加斯的大学医疗中心(Th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自2008年12月至2009年12月的透析急诊病人增加了一倍多,从116人上升至243人,这使医院的财政紧张。他们停止了为患者支付私人的透析费用,但目前仍在急诊透析方面每月花费70万美元。

联邦政府为65岁以上老人提供的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为美国公民——无论年龄——提供了常规透析治疗,但非法移民无法享受这一福利。

国会考量中的医疗改革也不趋向于改善这一情况。目前的法案明确排除了非法移民。

如果不能接受透析治疗,患者将无法生存。医院在非法移民生死攸关时为他们进行急诊透析治疗能通过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帮助低收入人群的州立计划——来获得补偿。但补偿金额完全无法弥补医院的开支。

急诊室透析的费用远高于常规治疗,部份原因是由于患者病重,需要住院直至情况稳定下来。

一旦格雷迪医院在今年稍后停止为部份病患支付私人治疗费用后,考尔和医院的非法移民患者将无法找到其它医院或诊所来治疗。

考尔在2000年持旅游签证进入美国并申请政治庇护,她说作为一名单身妇女在印度不安全。她的申请被驳回,这使她成为了非法移民。

2003年她被诊断为肾衰竭,被告知需要透析治疗。由于她没有保险,因此没有获得治疗。在经历了几年的极度痛苦后,她在去年驾车时昏了过去,车子撞在了柱子上。她被送进一家郊区医院,接受了一个月的透析治疗。但医院工作人员不断告诉她应返回印度。

当她再次发病时,她来到了格雷迪医院,在门诊部进行治疗。她说她的健康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去年10月格雷迪关闭了其诊所,为这些患者在私人诊所进行治疗支付了几个月的费用。医院说他们不会无限期地支付这一费用,并试图重新安置这些患者,但很多人无法找到其它诊所来接纳他们。

其中约12名患者接受了格雷迪为他们提供的返乡机票,但其他人不希望离开在乔治亚州的家人。一群患者已控告格雷迪医院遗弃他们。12月一名法官已驳回了这一官司,但他们仍在上诉。

这些患者也在寻求国际组织「美洲人权委员会」(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的帮助。儘管该委员会对格雷迪或美国官员没有约束力,但他们仍在最近要求美国政府採取措施确保格雷迪医院的患者获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