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郭」吉思汗打造台湾新元朝 >

「郭」吉思汗打造台湾新元朝

   「郭」吉思汗打造台湾新元朝
郭台铭与川普最大的不同,川普是唯利是图的商人,郭台铭是「唯义所驱」经营事业有成的大企业家、跨国企业的CEO。如果郭台铭在二○二○的大选胜出,对台湾而言最大的意义在于:领导这个国家的基因,将从官僚、政客转换成企业家。

以往在政策制定上,我们习惯喊出「产官学政」共同参与,然而,基本上都只是官僚与政客操控。尤其自李国鼎、孙运璿之辈离退后,台湾政坛就被韩国瑜吐槽的「三个台大法律系」搞烂了台湾经济,也搞烂了台湾的社会、政治,甚至他们最拿手的法律,除了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之外,没有任何「法律人良知」的贡献,这些学法律的人只知道知法、玩法、弄法、违法、犯法,无一例外。上焉者成为法匠,下焉者成为法虫,只有更烂,没有最烂。

台湾的领导基因除了筛检剃除法律专业人士,也要剃除传统靠公务员系统升上来的官僚以及靠选举出头的政客,也就是所谓「靠政治吃饭的政治专业人士」。

为什幺杨志良是历年来最优秀的卫生署长,因为杨署长是公共卫生学者出身,不是「医师界的圈内人」,他不会受制于同行近亲繁殖的温情与牵制,而做出有益于全民的医疗决策,不仅是在考虑医界利益之后,再及于其他。

「体系外的人」出汙泥而不染,才能做出正确客观的决策。换个基因,避免官僚与政客近亲繁殖,纳入新血轮,这是目前最夯的「基因疗法」,除了换基因,台湾的领导危机永远无法解除,看看蔡英文的领导风格与领导品质,就知梗概。

高手在民间,更在企业界,以前靠政治专业人士制定的政策,通通不及格,尤其是产业政策,与企业界的落差极大,几乎无益于经济发展,对外对内都失策。换手驾驶,最重要的是「做决策」,郭台铭最大的长处,远非檯面上其他政治人物望尘莫及的,就是做决策的经历与品质。

尤其台湾将面临有史以来最严苛複杂中美贸易大战的挑战与冲击,时间的瞬息万变与几度空间交杂纵横的超时空战场,老实说,我们的官僚体系与政客群完全没有应付这场战争的能力,郭台铭纵横国际,历练之下的国际观与国际谈判能力,无人出其右。「脑袋决定口袋」,檯面上这些候选人,谁的脑袋能创造台湾的口袋奇蹟?

「一只狮子率领的羊群,可以打败一只羊所领的狮群」,如果我们对于「羊群」之说不服气,那幺就让狮王来带领台湾这群群狮,让郭台铭超效率的执行力来开创台湾的「新元朝」。上一个元朝是成吉思汗远征欧、亚打下的帝国基础,台湾在沉寂落后二十年后,就让以经贸科技远征欧美亚的「郭」吉思汗来创造台湾经济的新元朝,让台湾赚大钱。诚如台中醋王李锦铭率先喊出的口号「高雄发大财,挺韩国瑜;台湾发大财,挺郭台铭」,跟着他打国际盃,有尊严的赚世界的钱。

韩国瑜没有甚幺不好,但是,就是没办法克服他当选总统离任后的改选,高雄市长将被虎视眈眈的陈其迈轻易叼走的宿命,就算把总统府搬到高雄都是错误投资,除非修法让总统兼行政院长再兼高雄市长,那就万无一失,否则,就是挂一漏万,得不偿失。

诚如杨秋兴所说,韩国瑜留任高雄市长,郭台铭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就是一百分。如果韩国瑜愿意促成这个百分计画,自动退选,当然最理想,反之,如果不退,那幺这个问题就已经不是国民党内部的问题,而是全台湾生命共同体往「新元朝」迈进的最后一次机会与抉择。民进党的支持者已经拟好二○二○的大战略,「如果是郭台铭出来选,民进党是双输;如果是韩国瑜出来选,总统与高雄市长至少一席保障名额。」以至于全民调就成了民进党置入国民党初选的木马程式。【台湾公论报记者王精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