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心情 >老百姓打官司咋就这麽难 ──十二年官司拖垮一家人 >

老百姓打官司咋就这麽难 ──十二年官司拖垮一家人

  


【4月29日讯】 原告张林年今年60岁,是河南安阳县蒋村乡张家店的农民。1989年5月,他与村干部张海金合伙开办了一个小型麵粉厂。因爲是同村和近邻,双方当时并没有写下正式的合作协定,只是达成了口头共识:张海金兑机器,爲麵粉厂厂长,张林年兑场地和厂房,爲副厂长。厂子投入运营之后,张海金将厂裏的会计出纳等岗位都安排自己的亲信,大权独揽。张林年爲此非常不满,他便以家裏的自留地被厂房佔用,家人吃饭困难爲由,开始让家人到厂裏取面取粮。张海金不同意张林年的做法,两家人由此开始吵闹。就这样,合作没有多久,张林年被赶出了麵粉厂。

既然不让自己干了,张林年决定讨回自己的房産和土地使用权。于是,1989年12月底,张林年一纸诉状将张海金告上了法庭。

这起并不複杂的经济官司,很快便有了结果:1990年9月,安阳县法院根据张林年向法院提供的土地手续等证据,做出了终止双方合作、厂房归张林年,机器归张海金的判决。面对原告胜诉的判决,身爲村干部的张海金认爲“没有面子”,他随即向安阳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针对张海金的上诉,安阳市中院再审后,作出了与一审截然相反的判决,不但厂房和机器归张海金所有,还要张林年承担张海金单独经营期间的“亏损”。

“霸佔着我的土地和厂房不说,还要我负担被告的‘亏损’,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张林年非常气愤,向安阳市中级法院告申庭提出了申诉。一个月后,告申庭驳回了张林年的申诉。无法面对安阳中院判决的张林年便和妻子一起到省高院继续申诉。,省高院下达了民事裁定书:撤销安阳中院1991安法民监字第73号通知;中止中院的民事判决;案件由安阳市中院再审。一起原本简单明了的官司,由此便开始了马拉松似的“审判”……自河南省高院第一次发回安阳市中院再审的决定后,安阳市中院又先后开庭审了两次,两次全都是被告张海金胜诉。

张林年不相信有理打不赢官司,他再次申诉到河南省高级法院,因发现安阳市中院三次判决均在程式和实体上存在严重失误,省高级法院于1994年又裁定安阳市中级法院再审此案。但不知何故,中院此次却将案子发回安阳县法院重审,安阳县法院重审后,再次判决张林年胜诉。
张海金仍然不服安阳县法院判决,继续向安阳市中院提出上诉。这一次,案子在安阳中院足足拖了两年零八个月后才下达判决书:麵粉厂厂房归张林年所有;厂房占地1.8亩归张林年使用……此时已是1999年7月,距张林年最初打官司的时间已有10年了。但不管怎麽说,自己最终总算赢了官司,满心等着执行期到来的张林年一家充满了希望。可就在判决即将生效的时候,,安阳市中院一天之内向安阳县法院连发了两道“内函”,要求县法院“暂缓执行”判决,并紧接着又下达《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案立案再审。犹如晴天霹雳,张林年一家人顿时陷入无限迷茫之中。全家人奔走申诉了10年的结果,又被中级法院一纸裁定否决了。

张林年是方圆几十裏数得着的富裕之家。自从有了麵粉厂纠纷官司以后,张林年和他的妻子先后到安阳、郑州等地上访申诉800多次。其间,他花完了全部积蓄,卖完了家产,还借了几万元的外债。官司初期,他的几个儿女还都是没成年的孩子,现在,已长大成人的儿女们爲帮父亲申诉,不得不外出打工。最初审理案子的几任法官,如今退休的退休,有的已因年迈去世,当年爲张林年代理案子的律师曾经满怀必胜的信心,现在已老得不能走路,无奈的劝张林年说:案子弄到如今这个地步,你不要再告了……在这起长达10多年的马拉松官司的过程中,张林年一家受尽了艰难,而那家麵粉厂却从没停止过生産……“老百姓打个官司咋就这麽难呢……”满头白髮的张林年一脸的痛苦,他把这句话反复说了好几遍。“这一起简单的合伙纠纷案件,爲什麽能打12年之久历经两年零八个月才下达的终审判决,爲什麽仅仅一个多月就两次发出暂缓执行的内函,又要在很短时间内立案再审呢法律朝判夕改,我的案件还要再拖几个十年才能结束呢”张林年满含悲愤……

陆廷鹤摘自4月20日《中华新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