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亮点 >金钟:丑闻的启示 >

金钟:丑闻的启示

  

【6月5日讯】丑闻,除了报喜不报忧的极权社会外,向来是自由新闻的热点。新闻的第四权功能,尤其要监督社会的权贵阶层。台北最近的驸马爷丑闻,是一个新的也是惊人的例证。陈水扁总统的乘龙快婿赵建铭,竟以一名医生身份,凭借第一家庭背景敛财,肆无忌惮,不放过任何机会,攫取了数以千万元计的不义之财,终于东窗事发,被收押禁见。这是台湾政界从未见过的事。

这件事显然可从两方面加以观察。其一是以反黑金倡廉政起家的民进党,在赢得政权之后,逐渐显现在政商利益纠葛中,日趋失控,第一家庭成员及高层亲信,从陈哲男到赵建铭以权谋私,在土地、公司、股票及工程等公共利益範畴的权益上,贪占无度,吃相难看,显示弊案已非个别,有集体腐败倾向。在研究这种现象成因之前,至少可以质疑陈水扁的治国能力,作为总统,即使不曾涉案,也有用人失当,处理不力之责。这是当前驸马风波引起众怒,在野党与传媒穷追猛打的自然原因。

其二,我们看到特别是陈水扁二○○四年连任总统以来,台湾社会的权力制衡与新闻自由已达到出乎外人估计的程度,以这次揭露台湾土地开发公司股票内线交易案过程来看,阿扁当局、检调单位及司法部门均依法行事,直到赵建铭被拘,没有任何权力干预的报导,媒体更是无孔不入跟进,爆料与析评齐飞,令丑人丑事,无所遁形──这一切,无疑是一个民主社会走向成熟的标誌。台湾人至少可以拿威权时代和大陆的专制黑暗作比较,在忧国之余有一份公民的欣慰之感。

人所共知,民主并非医治社会弊端的万灵丹,但民主无疑仍是一剂良药,总是好过无医无药的一手遮天的党天下。台湾人利用民主、媒体和法制的力量可以对抗总统的巨大权力,而不必像大陆人川流不息地上京乞求朝廷开恩那样没有尊严也没有功效。这是台湾二十年来的巨大进步。台湾民主制度的建立,是摆脱中国数千年皇权主义的强大惯性和面对中共无所不用其极的威胁与打压而达成的,其价值大大超过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民主化。因此,无论台湾人对国体、政体和执政党作何选择,这是我们支持台湾的理由所在。

民进党执政的这次危机,也告诫所有争取中国民主前途的有志者,强调製度对社会进步的决定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但提升国民的素质也绝不容低估。包括社会精英,拥有权力、财富、智慧和知名度的人士在内,都有自身的弱点和局限性,无论在人民或上帝面前都要保持谦卑和节制,不断地完善自己,否则,民主与自由也不能造就一个理想的社会。

来源:新世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