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心情 >修改禁毒法法案获一般性通过 明确贩毒数量免毒贩钻空子 >

修改禁毒法法案获一般性通过 明确贩毒数量免毒贩钻空子

  

立法会昨引介及一般性通过《修改第一七/二零零九号法律--禁止不法生产、贩卖和吸食麻醉药品及精神药物》,建议将贩毒罪刑罚由三年徒刑提升至五年徒刑,上限维持十五年徒刑不变,吸毒罪刑幅由目前最高三个月徒刑改为三个月至一年徒刑,罚金由最高六十日提升至六十至二百四十日。吸毒罪亦引入数量限制,多于五日吸食份量被视作贩毒罪。法务局副局长梁葆莹指,基于过去没有对贩毒数量作出规範,不少实际是贩毒人士选择刑罚较低的吸毒罪逃避较高刑罚,故作出此修改,希望防止有贩毒者利用此钻空子。议员提出,如何定出贩毒数量?除引入必要时验尿取证,应推行强制验尿及强制戒毒。

立法会昨召开全体大会,行政法务司司长陈海帆、法务局副局长梁葆莹、司法警察局局长周伟光等政府代表引介《修改第一七/二零零九号法律--禁止不法生产、贩卖和吸食麻醉药品及精神药物》。

贩毒罪提升起刑期. 吸毒罪增刑幅

法案建议将贩毒罪刑罚由三年徒刑提升至五年徒刑,上限维持十五年徒刑不变,吸毒罪刑幅由目前最高三个月徒刑改为三个月至一年徒刑,罚金由最高六十日提升至六十日至二百四十日。不适当持有吸食器具或设备罪刑罚与吸毒罪一致。吸毒罪亦引入数量限制,多于五日时被视作贩毒罪,以及在司法机关许可下为当事人验尿。议员高天赐、陈亦立提出,若嫌疑人表徵显示其神志不清,如何界定当事人是吸毒?高天赐建议参考外国,引入口水或抽血验毒。

对法案将持五日量由吸毒罪转为贩毒罪,议员持不同意见,唐晓晴、区安利提出,单以五日量视为贩毒,不客观。唐晓晴认为应提供科学数据,列出过去是否大量存在贩毒者选取吸毒逃避较重刑罚作为支持,否则不客观。麦瑞权认为,应将持有量降低,起更好阻吓作用。

强制验尿需法律明确规範

陈海帆指,若推行强制验尿需要在法律上明确规範,日后细则性讨论时可再作探讨。周伟光则指,验血属入侵性,验尿对当事人影响相对较低。目前统一由司警刑事技术厅作化验,并由与当事人同性别的警员负责提取尿液样本。

就贩毒份量的订定,梁葆莹指,是参考葡国、台湾等,再作中庸考虑而制定。基于过去没有对贩毒数量作出规範,不少实际是贩毒人士选择刑罚较低的吸毒罪逃避较高刑罚,故作出此修改,希望防止有贩毒者利用此钻空子。

法案获一般性通过,唐晓晴投下弃权票,他表示,由于涉及多个原则性问题,不是简单调高刑幅就可解决,故投下弃权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