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心情 >侯文豹:暴力阻挠胡佳与郑恩宠会见 >

侯文豹:暴力阻挠胡佳与郑恩宠会见

  

【5月15日讯】今日上午10时许,笔者与着名维权人士、原爱滋病活动家──北京的胡佳先生就前天、也就是5月12日,在上海与着名的维权律师──郑恩宠先生作私人会见之事被上海警方施以暴力的情况做了电话交流。根据胡佳的讲述,世人可以再次了解到了上海滩上秘密员警们的色厉内荏与无赖的行径!

5月12日,胡佳专程赶赴上海,计画探望郑恩宠律师以及其他的一些朋友。本来,胡佳先生打算与郑律师只做三、两个小时的私人见面,以期了解郑恩宠律师的“自由”生活之现状、感受大上海的“香蕈之风”。怎奈何,上海的秘密员警们在胡佳身上上演了一幕“和谐与文明”之下的武行戏。

12日上午的10时30分左右,胡佳与上海的冯正虎先生一起赶到郑恩宠律师家的楼下,当时就看到在附近游蕩着大批的员警,着警服的与便衣们,几辆警车摆在左右,意图“威慑”胡佳。上海的员警们似乎格外的孤陋寡闻,难道你们不知道胡佳早已久经考验,“京油子”们的无赖行径就曾经不止一次的使得胡佳得到了锻炼,正如胡佳笑言:“如此小儿科把戏,大上海警方居然也拿了出来。”

“威慑”起不了作用,上海滩上传闻素来文明、柔性的“男人们”也居然学起了他们的北京同行之“京油子”方式,当着郑恩宠律师的面,对胡佳进行粗暴的推、拉、掐、拽。胡佳表示:在暴力过程之中,一个身高马大的年轻员警从后面掐住自己的脖子上外拖,其他几个员警连推带拉的一起把他往旁边的警车上拖,然后把胡佳强制带到一个正在装修、连牌子也没有的派出所。在一间似乎是询问室的房间裏,还是那名身高马大的员警夺走了胡佳的移动电话。稍后,胡佳再次与看守他的那名便衣发生了肢体冲突。胡佳表示,在厮打过程裏他注意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在自己与那名员警撕扯时,来来往往的身穿制服的员警们对于他们两个的厮打不闻不问,没有一个员警上来帮助他们的同行,这些似乎表明了员警们的一些心态。

下午获释后,4点半,胡佳致电郑恩宠说,30分钟后他会再来相见。然而,上海的“京油子”们再次把胡佳“请”进了派出所。由于郑恩宠律师两次在电话裏嘱咐不要再与员警发生冲突,所以,胡佳对于他们有所忍让。对此,胡佳表示:“此次上海之行,纯粹是为了探望一下已经获得‘自由’的郑恩宠律师。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很钦佩郑恩宠律师,非常地希望自己有机会亲身与郑律师见面,以期了解郑律师的处境。前些天在北京可以见到高律师,却没有想到此番上海之行见不到郑律师,自己一天之内二进宫,并且遭受到了秘密员警的暴力相向。在此期间,我让他们出示证件,只有一个年轻的叫郭峻明的员警出出示了证件,其他的一律不出示,也不承认这是某种法律措施,比如是传唤什幺的……都是老俗套。北京啊、河南啊,上海的国保、公安体系啊,它们都是一种形式方法。真正地领教到了上海警方一点也不比“京油子”们差。上海方面对于郑律师的管控在一些方面甚至于高过高律师,便衣们一直“跟随”我直到我乘坐的火车起动,由此可见大上海构建“和谐上海”的力度!”

联想到前不久李海先生与田永德先生在浦东的李剑虹女士那裏的遭遇,再具体分析上海方面对于郑恩宠律师的“特别待遇”,我们现在只能够得出今日上海滩依旧是铁幕下的上海滩,与“文明、法治、和谐的新上海”理念格格不入,《窃听风暴》依旧在中国上演!

(2007-05-14)

转自《民主论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