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格丘山 :离野性远去 >

格丘山 :离野性远去

  

【5月20日讯】每沿房区的小道散步的时候,总是看到小道的边上种了很多蝴蝶花。一片红,一片蓝,一片黄,花瓣又大又肥,司空见惯,从来不觉得它有什幺不好的地方。

不知什幺时候,家门前的角落飘过来一颗小野种籽,悄悄地在那裏生长。过了几天,开出几颗小花,半个花瓣是蓝的,半个花瓣是黄的,原来是蝴蝶花。我看到它,立即被它的美丽吸引了:这与我在房区小道旁看到的蝴蝶花肯定不一样,WHAT IS THE DIFFERENCE? 我在想。

首先,房区蝴蝶花的花瓣比我门前的蝴蝶花要大得多,其次它的颜色太过分。不过好像问题不在这里,即便这样,为什幺它没有我门前蝴蝶花那样的美丽和吸引力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我豁然大悟,野性,房区人工培植的蝴蝶花没有了野性,因而失去生命的灵秀之气。

有了这个发现,我开始对身边的其他东西挑剔起来。

第一个遭殃的是超市。那裏的苹果、橘子、香蕉、和近乎所有的水果看起来都是大大圆圆的、亮亮的、红红的、黄黄的、再没有当年野生的不规则形状,也没有野生的天然色。说 来,它们并没有什幺不对的地方,无论从那个角度说都是perfect。

但是它们太圆了,太红了,太perfect了,而且味道太正了。或是太甜,或是太脆,却已失去了原来的野味,或者说失去了它固有的自然味,所以它们已经不是大自然和上帝给我们的苹果、橘子、香蕉、它们正离它们的野性远去,变成人类的家苹果、家橘子、和家香蕉、就像我们驯养的宠物一样。

再一想,这个现象何止于水果,今天我们吃的猪肉、牛肉、鸡肉、不也离当年的原味愈来愈远吗?还记得前几年回国的时候,唐弟领我到一个远离都市的湖边渔人家做客。他们炒了一盘鸡蛋给我们吃,当我看到那盘黄灿灿的鸡蛋端上来的时候,当我又嚐到记忆中早已忘记的鸡蛋味道的时候,我这才知道我们这幺多年来吃的所谓鸡蛋,实际是无论颜色还是味道都是介于鸡蛋和豆腐之间的一种东西。啊,百年后我们的子孙吃的鸡蛋、水果、猪肉、牛肉、鸡肉不知会变成什幺味道呢?而且这是无法考证的,我们无法将现在的味道记录下来,保存在图书馆,或者冷冻起来,保存在博物馆,供后人比较研究。

思物及人,我的挑剔向人转化。我们人是不是也像水果、猪肉、牛肉、鸡肉那样在潜移默化中变成perfect,由而失去野性和生命的灵气呢?我们每天都在吃这些失去野性的食物,怎幺可能还有野性和生命的灵气呢?我不禁用研究的眼光看起站在旁边的太太,是否也正经历着水果、猪肉、牛肉、鸡肉的变化,由变得太大、太圆、太亮、太红、太甜、而失去野性和自然性。太太瞪了我一眼” 看我干什幺?”,我赶忙停止研究,免得引起无谓的大战。看来不是每一个熟悉的事物都是随便能拿来採样和研究的。

儘管由于太正、太规格而失去人的野性、自然性、乃至本性的现象,于人本身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但是,与古代人相比,我们是不是正变得失去生命的美丽,生命的野性和生命的灵气呢? 这是无法证明和知道的。

2008/5/16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