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蓝天:民主的代价 >

蓝天:民主的代价

  

【11月4日讯】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由民衆普选出来的政要,只要他做事稍有差池,就会有下台之虞,连自己的亲信犯错,都要一力承担,做好监管工事,以防一旦受到牵连、爲民唾弃,被迫下台。

近日,台湾总统陈水扁就遇上麻烦事。亲信陈哲男牵涉在高雄捷运舞弊案之中,陈水扁要站出来替政府解说、并两度向民衆道歉,说他毫不知情、会跟进事件,但不爲人所接受,仍受批评、谴责,指他办事不力。陈水扁声望因而急剧下跌,令民进党在县市长的选举中,选情告急。

《联合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有六成民衆对台湾执政民进党失去信心,五成四人不相信陈水扁“不知情”。连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都在立法院说,高捷案的处理,陈水扁应检讨。还说,对当初公开支援陈水扁,感到遗憾。

高捷弊案是由一群泰国外劳抗议资方剥削所引起。这群外劳于二个多月前,在高雄市宿舍内焚烧杂物,要求资方改善待遇,引起社会关注。事后,无线卫星台(TVBS)跟进事件,发现有官员舞弊,从输入外劳中抽取回扣;并揭发高雄捷运高层陪贪官去越南赌场洗黑钱,涉案人是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哲男。结果,陈哲男辞职受查,陈水扁跟他划清界线,民进党开除他党籍。

但同时,民进党人指TVBS爲中资机构,想颠覆台湾,意图报复。台湾新闻局更指TVBS爲外资,要依法撤销其广播执照。行政院长谢长廷更补充说,一定会依法办理。而TVBS的回应,是当局以政治手段,企图箝制新闻自由。事实上,台湾传媒大亨邱複生在一年前卖出股份、退出TVBS董事局,新闻局理应在当时,调查其新股东的背景,看看有?有违规,而不是在续牌后,兼且在高捷弊案揭发之时,才追究其股东爲谁,令人觉得政府有打压媒体之嫌。因此,国、亲两党即时代TVBS出头抗议政府,说要号召百万人上街,捍卫言论自由。昨日,陈水扁匆匆表态,说任内不会关掉任何一家电视台。还说,媒体是政府和他的最好的镜子,媒体骂的不对,政府不会倒台,我们要对人民有信心。

他的表现正正是媒体监察政府的例证,亦是民主政制的功能。反观一些?有民主体制的地方,好像香港和广州,报章报导的新闻和政府所做的事,受衆许多时候都只会照单全收、不问因由。上星期四,香港《文汇报》报导前总理朱熔基女儿出嫁的消息。翌日,该报刊登道歉声明,说查无此事。这样一则新闻的处理手法怎可以发生在一张国家党报身上?事后又有人过问事件是否别有用心,连学者都置若罔闻!而《文汇报》之所以发布此消息,又是否涉及派系斗争?《文汇报》的公信力在哪里?编辑部是否应该负责?也许,你会问朱熔基已是过气人物、跟普通人无异,他的女儿出嫁与读者何干?报章报导错误了,作出更正不就可以吗?但问题是,这则新闻暗示朱熔基“嫁女铺张”、他的钱何来?

犹记得两年前,朱熔基从总理职位退下来的时候,广州《南方日报》意图大肆报导他五年来的政绩,结果被官方“抽版”,原因是报章不可以歌颂朱熔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学者解释说,总理是执行中央决策的人物,功绩不可以写在一人身上。但事后,《南方日报》执行总编辑却因此而被革职查办,学者们又有何解释呢?

只要我们将两件事放在一起,就不难察觉到有政治成份。在内地,只要掌权人对某官员有意见,他将永不超生。不单只媒体帮不到他,连帮他的媒体也会惹上官非。难怪中央政府不肯开放报禁,让民衆享有言论自由,得悉事件真相;又不敢开放香港特区政制,让港人普选政府、监督政府运作了。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