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价值观的终极对决

  • 2020-02-03
  • 888

原本被认为是两强相争的国民党党内总统初选,结果揭晓竟然是韩国瑜压倒性的胜利!这个结局代表的是存在台湾这个空间内、互相扞格的两种价值观体系,将以2020年总统大选为舞台展开对决,所有选民都必须为自己想要让未来的台湾站在哪一边作出决断。

两种价值观的终极对决
高雄市长韩国瑜在国民党总统初选胜出,15日上午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出席民调公布记者会。

自1945年以来,台湾人在国民党从军事佔领到迁佔殖民统治的压迫下,无论自己主观是否愿意,都必须在教育体系乃至于媒体等多方面被强制灌输大中国认同的意识形态。选择顺从党国意识形态的台湾人及1949年前后的中国难民与其后裔,也多半把对于唯一标準答案及权威的迷信带进社会当中,过去相信「反攻大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近20多年相信中国才是台湾人的奶与蜜之地。但看穿这些论述虚妄不切实性及有害性的台湾人及难民与其后裔,在经历过思想上的破茧后则会对这些论述产生免疫力,进而形成台湾认同。也因此两套价值观体系代表的是两套不同的国家认同、以及与之连动的国际观,一边代表的是守护实质独立、待时机到来后让台湾成为名实相符的独立国家,在国际上争取美日等国支持,融入美国为首的印太战略,获取更佳的国际地位,并共享印太体系下的繁荣与区域安全。另外一边则认为中国才是未来的世界中心,台湾必须放弃自己现有的实质独立地位以换取中国赐予台湾的繁荣,在国际上唯北京意旨是从、无视美日等国与印太体系,认为将自身併入中国是一切问题的万灵丹。

原本在冷战结束后,1990年代起美国朝野对中国重新採取接触-交往-和平演变的策略,希望透过促进中国融入世界经济秩序,进一步促使中国走向民主化。这段时期的台湾国家认同是在内外多重压抑及诸如千岛湖事件、1996年台海飞弹危机、特殊两国论、乃至太阳花学运等大事件的刺激下,作为另一种选项而默默生长的。但随着2012年习近平出任中国国家主席,该国在国际上逐渐放弃韬光养晦的策略,转而提出「中美共管太平洋」「一带一路」等诸多具有挑战美国唯一超强地位的主张。加以美国在2016年因为反建制派精英的民意抬头,选出了以修正美中长期偏斜贸易体系为政策主张之一的川普为新任总统,美中两国的冲突开始檯面化,美日等国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太概念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体系,之后中国更在去年起的贸易战屡遭重击、显露出其外强中乾的本质。近日该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今年第2季经济成长率6.2%,更是创下1992年有季度统计以来的新低,而且外资也因为贸易战的关係而持续撤离,未来关于其内需、就业与其他经济领域的坏消息,预期会纷至沓来。

面对以上的世局发展,原本在正常国家的体制下是不该出现这样的价值观对决的,但台湾因为受到长期国民党党国教育、近20多年来亲中媒体等体系及2008年后加剧渗透的中国统战等各方面因素干预,致使至今仍有相当比例选民受国共两党所诱、认为韩国瑜之类的特定政治人物才是「台湾救星」。这样的错乱,将会成为2020年后台湾的国本能否确立、抑或受中国波及而被捲进其内外动乱的最大危机。

希望台湾能有更多人看清世局变化,切勿随敌国在台第五纵队起舞,作出错误的选择,以免后悔莫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