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杂誌》创办50年 许信良: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

  • 2020-01-22
  • 958

今(21)日在台大医院国际议会中心举办「继重现狂飙论坛─ 《大学杂誌》50週年纪念」,邀请1968年创刊的《大学杂誌》的作者编辑群,包括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城乡保护基金会董事长张俊宏、台大教授王晓波、知名作家陈若曦、陈忠信等众多贵宾、学者参与,共同缅怀《大学杂誌》创办50年的过往回忆与经历。 

许信良:台湾民主逐渐影响华人地区对于「民主」的看重

从《大学杂誌》出身的许信良在开幕仪式上表示,台湾的民主是从《大学杂誌》开始的,「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主」,他说自己当时因为投入《大学杂誌》,开始参与各类民主运动。他提及当时投入《大学杂誌》的人才,不分独派、统派,也有当时国民党权贵以及海外人士的参与,集合了许多知识份子,大家一同为了台湾民主共同努力。提及台湾的民主,许信良说,台湾的民主是世界上的重大事件,并逐渐影响华人地区对于「民主」的看重,就像是香港近日来对民主意识的抬头,所以他相信未来台湾的民主意识一定会影响中国,「贡献台湾民主,就是贡献世界民主」。

《大学杂誌》创办50年 许信良: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继重现狂飙论坛─《大学杂誌》50週年纪念」登场,从《大学杂誌》出身的许信良(左)在开幕仪式上表示,台湾的民主是从《大学杂誌》开始的。(苏仲泓摄)王晓波:当时大家都说,谁办杂誌谁就死

《大学杂誌》创刊半世纪,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的前台大哲学系教授王晓波表示,当时的创办人是邓维桢,创刊契机要追溯到1960年代由台大学生发起的「自觉运动」,呼应学生自觉自省,关怀民族前途,但随后立刻被「救国团」打压,当时为了鼓吹民主,随后就由邓维桢带一群学生创办了《大学杂誌》。王晓波还调侃说,「当时大家都说,谁办杂誌谁就死」,而《大学杂誌》果真在在办了3期后就难以为继,之后由张俊宏接手。

《大学杂誌》创办50年 许信良: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前台大哲学系教授王晓波调侃说,「当时大家都会说,谁办杂誌谁就死」。(苏仲泓摄)

知名作家陈若曦表示,早期在中国大陆时就特别关注《大学杂誌》的文章,尤其那时候关于70年代「保钓运动」的文章更是令人激愤,陈若曦说一直都自视「台湾人就是中国人」,向来主张国土一寸都不能丧失,她认为,《大学杂誌》相当能切中时弊,内容关切台湾政治的现况,并呼吁的政治改革,令她相当佩服。谈到《大学杂誌》创刊50年,两岸关係又陷入冰点,她呼吁两岸应该要互相合作,并以钓鱼台主权事件为例,「日本总宣扬钓鱼台是他们的领土,但当中国也开始表示主权时,日本就相对退缩。」陈若曦说,台湾一定要争气,并与中国合作才能捍卫自己的领土,盼回复70年代的保钓精神,并批执政党「若民进党不改进就是龟孙子!」

《大学杂誌》创办50年 许信良: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知名作家陈若曦呼吁两岸应该要互相合作,并以钓鱼台主权事件为例,「日本总宣扬钓鱼台是他们的领土,但当中国也开始表示主权时,日本就相对退缩。」(苏仲泓摄)陈忠信:《大学杂誌》、保钓运动影响80年代民主化

提及《大学杂誌》在台湾的重要性,前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美丽岛杂誌主编陈忠信表示,台湾从过去威权走向民主自由化,《大学杂誌》具有承先启后的地位。陈忠信说,在70年代有两件重要关键性的运动,一个是由《大学杂誌》所启发的青年政治改革运动,以及由台大学生延伸出来的保钓运动,并影响扩到大海外,这两个关键性运动也启动80年代的自由民主化。

《大学杂誌》创办50年 许信良: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前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美丽岛杂誌主编陈忠信表示,台湾从过去威权走向民主自由化,《大学杂誌》具有承先启后的地位。(苏仲泓摄)

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黄德北表示,《大学杂誌》还有未完成的事业,《大学杂誌》虽然带动台湾政治变革的风潮,引领当时的狂飙年代,但对于国际局势却并未摆脱当时由美国所主导的反共阵线联盟,并呼吁现在台湾应「跳脱反共思维,重建两岸新关係」。黄德北说,若不摆脱反共亲美的冷战思维,就没有机会利用在后冷战时代两岸的和解时机,将台湾经济带往新的转型与发展。

《大学杂誌》创办50年 许信良: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研讨会邀请世新大学社发所教授黄德北(前)、辅仁大学大传系教授习贤德(后)出席活动,会中习贤德拿出黄德北当初坐牢的剪报。(苏仲泓摄)张俊宏:流血会失去青年,唯有透过文笔才能保留

担任过《大学杂誌》总编辑的张俊宏表示,面对当时压抑的民主状况,他们的理念是希望能透过「文笔」来改变政权,而非得经历流血、动枪动刀才能改变。张俊宏说,流血只会失去更多优秀的知识青年,唯有透过文笔才能保留青年的力量。

《大学杂誌》创办50年 许信良:没有《大学杂誌》就没有台湾民《大学杂誌》总编辑的张俊宏表示,面对当时压抑的民主状况,他们的理念是希望能透过「文笔」来改变政权。(苏仲泓摄)

许信良最后强调,台湾的民主在往后10年,将会大大影响中国的发展,儘管中国拥有许多权力,「但未来中国若想要掌握世界经济,除非走向民主化。」当中国未来开始走向民主化,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大学杂誌》鼓吹民主的贡献就更大。

上一篇: 下一篇: